东陆风华BBS

 找回密码
 注册东陆风华通行证
东陆风华论坛18周年庆(2005.3.28-2023.3.28)东陆风华-云南大学各专业历年考研复试信息汇总帖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云南大学历年考研复试信息汇总
东陆风华-云南大学各学院考研QQ群号码
申请东陆风华实名认证免费领取云大考研考博真题如何申请云南大学考研论坛VIP会员?VIP特权?
东陆风华-云南大学各省校友&云南省各地州校友QQ群云南大学呈贡校区图片 &宿舍图片&图片云大 东陆风华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云南大学2021年考研复试信息分享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1988|回复: 0

[杂文] 有一种东西在18岁就突然终止了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7-9-17 14:44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07-5-22 21: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陆风华帐号全站通用,包括论坛、商城、网络家园等站点,登陆查看更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东陆风华通行证

    x
    本帖最后由 淘来淘去 于 2016-5-29 15:42 编辑 <br /><br />
    ——读老斯的《动物国的秘密》


    老斯的这本书原名叫《帝国的秘密》,书写完之后才更名成《动物国的秘密》的。他自认
    动物国是对帝国的最准概括与最佳称谓。全书共15万字,我们也可以把这本书看作一本散文体论著,是一部论述动物国为什么是动物国的长篇政论。

    既然是政论,而且是老斯的政论,这就注定了这样一本书在动物国是出版无望的。尽管出版无望,但也并不妨碍我在这里谈论一下这本书,并且把它有意思的篇章推荐给感兴趣的读者。

    据老斯的看法,在人类的判断行为中,最重要的也许并不是判断的结论,而是判断时所采用的标准,或者说参照系。因为结论是这种标准或参照系自然延伸的一个逻辑结果。同样的判断对象,不同的人,甚至同样的人,只要所用的标准不同,那自然就会得出不一样的结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老斯在该书的
    绪论中反复强调,判断时我们所用的标准是极其关键的。因为标准选用不对,或不当,那评判的结果就会扰乱视听,蒙蔽事实,不仅会蒙蔽事实,而且会污染心智,给本来就不清楚的事实再蒙上一层浑浊的迷雾。最终让人们的目光离存在的事实愈来愈远,远得来让人们在以后的日子里再也无望看清事态的真相。结果,人们就只能在事物假象之绝对的笼罩下去无为地折腾与瞎忙,让其全部的生命成为整体的生活假象的殉葬品与牺牲品。使一切的苦成为白苦,一切的罪成为白罪,一切的努力成为白努力,因为即使少数人在做正功,而更多的人却在做反功,或负功,结果是正负抵消,前功尽弃。如果情况果真如此,那人们确实就能听到有人会唱呼儿嗨哟阿弥佗佛,整个儿一个魔鬼笑,善人哭。错误的参照肯定会导致错误的结果,如果人们还要竭力去维持这个结果的话,那动物国在国际的舞台上就只能扮演这样一个角色:成为世界主流的一个逆流标本,成为世界真善的一根反面标杆,成为一切进步、文明事物的一种反向陪衬。等于是陪白昼之明的一种暗夜之黑,衬别人之甜的一种自身之苦。

    老斯说,参照的标准大致说来有这样一些相对而立的种类,比如,局部和整体的,短时和长期的,个人和集体的,抽象和具体的,官方和民间的,国内和国际的,民族和普世的,共时和历时的,纵向和横向的,定点择一和随机综量的等。老斯又说,尽管标准不一样,但这并不意味着标准的不可靠,标准的不一样与不可靠是两回事。尽管我们不能谈某一标准的绝对权威性和有效性,但我们至少可以谈某一标准的更权威性和更有效性,谈某一标准与其他标准相比而凸显出来的那种更可取性。我们切不可以去笃信,由于各有各的标准,所以就没有标准这样一种迷糊的说辞。而这一点正是一切无神论唯物主义国家之所以会发生那么多社会政治灾难的一个认识论方面的重要原因。

    老斯在书中举了一个例子,比方说我们要得到一张观看北京市全景的俯瞰图,尽管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站位、视点或视角,也就是说,每个人看到北京肯定都不一样。但这并不排除在众多的视点中总有那么一个视点是最好、最可取的,或者说相对最好、最可取的,也就是说从这个视点开出去的北京效果最佳。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们怎样才能得到一个这样的视点呢?老斯认为,前提是需要找到很多不同的视点(这一点非常重要)。然后对这些视点进行比较、甄别,让视点与视点彼此之间展开竞争。最后才通过统计学的原理概率出一种最佳视点,或通过综量分析、综合考察的方法遴选出一种最佳视点。老斯说,和视点的选择一样,在判断事物标准的采纳方面也应存在一种类似市场法则的竞争机制。但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并没有这样做,他们总是用一种标准来代替所有的标准,独行黑老大式的标准霸权。用一种声音来压制所有的声音,用强权的标准来涵盖全体的标准。老斯说,这在本质上仍属一种古代原始野蛮习俗的遗风,是一个社会仍没有步入现代,甚至没有步入近代的证明。标准的惟权势化和惟功利化无异于一个民族思想的阉割和一个国家精神的自杀,等于是自断其以后发展与壮大的后路。

    说了那么多关于标准与视点的话,主要是想说明老斯在评判动物国的是非时他所使用的标准肯定与一般流行的主流标准不一样。不仅不一样,而且完全可能针锋相对。在我看来,他使用的无疑是一种长时的、横向的、整体的、国际的、普世的、大基数概率、综合性抽象的标准。尽管他把这种标准的使用推到了极端,难免得出的结论是偏颇的,但我认为在我们这个官家标准强加一切,从而导致思想空空如也的时代,老斯的结论就特别显得有一种存在的价值和启示的意义。

    我认为,
    绪论中作者关于标准的讨论,无疑是该书精彩的看点,值得大家细细品读。此外,第二章和第三章用社会六大工程民族的R战略选择能量下邪主干-分支说的理论来对动物国的论证也是该书不可忽略的重要部分。最后,我想在此全文照录该书第五章的最后一部分。这部分的内容,我把它概括为有一种东西在18岁就突然终止了。同时也把它用作了我这篇文章的标题。实际上,按照对全书上下文的理解,我知道作者所说的这种突然被终止的东西,远远不止发生在18岁,也许在10岁、8岁、两岁、零岁就彻底终止了。这需要读者在通读全书的基础上去体会。下面是老斯这部分内容的全文:

    老天啊、上苍、伟大的主,面对这些身躯、面孔、表情与眼神,难道我们还用得着、还敢动用那些真正能够标定人类品质的灵魂参数、精神指标、思想尺码与文化的考量吗?即使用一种纯粹生物学(遗传性状)方面的标准来衡量,它们大多都无疑处在一种全世界综量的平均值之下,远离了某种自然的水准。几乎所有的人无一幸免,都被遭了大殃,受了大罚,蒙了大辱,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们生活在不虞国,生活在动物国,一切进化都被置于要么强暴专制,要么软弱无力的两极之间,任其调戏,任其耍弄,任其施虐,任其蹂躏,或者说任其打造。几乎所有的身高、体重、腰围、大脑容积、五官分布、额头高低、眼鼻大小、嘴唇轮廓、牙齿色泽,更不要说目光的有神程度、表情的人文含量,以及那些不可见视、但可感觉的心态、人心、价值观、世界观、内心至深的梦寐与渴求,都严重地偏离了均值,甚至呈现出某种彻底的变态。在这种被耍弄、被蹂躏的过程中,一般说来,动物国男人的变态要明显甚于女人。因为在这种两极的拉扯中,男人们可以说是光秃秃,赤裸裸,被直接置于那种强权与软弱的挤压之中,必须要去面对这个社会那种最为本质的生存机制与存在法则:要么跟进、附和、吹拍、造假、捍卫、晋升,成为压迫者,要么放弃、逃避、躲闪、忍耐、麻木,自割,成为被压迫者。他们不像女人一样,有诸多
    自然天地情感沉迷自我幻象之类的缓冲空间,所以,男人的处境更像是躯体被置于绞肉机,更容易粉身碎骨,魂飞魄散,彻底走形。不管他们处于何种状态,都会感受到来自社会强力方面的冲击,避免不了要与它专横的因素发生直接的冲撞与交接。也就是说,他们的生命更容易长期处于一种人们惯常说的风口浪尖之上、刀光火影之中。在这里,我想特别提醒与纠正一下,也许,只去强调男人与女人的不平等(比如只去渲染男人对女人单向欺压等等),就像只去强调交通堵塞、食品安全、城市美容、营养健身一样,这是社会的一个巨大阴谋,因为这种强调与渲染总是在回避一个更为严重的事实,即我们所有的人都参与进去,并且已经制造出来了的那种制度(体制)与个人之间所形成的不平等。我总觉得动物国的人几乎全都是神叨叨、病兮兮、鬼绌绌的,他们都在瞎干一些没有前提的事,干一些如果没有这种前提,实际上根本就没法干,也干不好的事。更有甚者,他们在干一些完全错位和颠倒的事。比如,理应被革命者在领导革命,骨子里反文化的人在主宰文化,无思想者在散布所谓的思想,无道德的人在倡导道德,贪官在从事反腐,法盲在主持审判,学术上的低能儿在霸占学校,无知的人总是站立在讲台的正中央;比如,在一个电影、书刊审查与管制最严厉的国家,那些名编名导名演在疯谈电影艺术(就仿佛这动物国真的还有什么电影追求、电影艺术似的),那些写字匠、饶舌家在狂吹所谓的核心期刊、图书精品(真是煞有介事,以假乱真);再比如,没有真正的歌剧,他们就春晚;没有真正的艺术,他们就书法;没有真正的思想,他们就用口号来代表。他们的艺术是靠不断的自我吹嘘(一种自慰言说的方式)来维持其艺术之幻觉的,而不是通过其行为、其作品本身来得到证明。他们所谓的新世界、新时代只不过仅仅更换了世界的上层,替代了时代的名号,实质是主变,民不变,换瓶,不换酒。动物国实际上是人数众多的小人国,精神的侏儒国,那些个所谓的大人名人贵人专家权威精英,只有在小人国才会显示其绝对自欺欺人的,而一旦纳入国际社会的普世系列,立马就会漏出破绽,还原其逼真的原形,是一伙欺世盗名的无赖之辈、假打之徒。

    我不否认,小人国也有它的政治,有它的哲学,有它的思想,有它的艺术,有它的小说、电影、戏剧、音乐,但我必须说明,那只不过是小人国的政治,小人国的哲学,小人国的思想,小人国的艺术,小人国的小说,小人国的电影,小人国的戏剧,小人国的音乐。一切的一切都必须要加上是那一国的,是小人国的,必须要注明,所有的牛掰都是孤岛效应,仅供自我造次,自我浸淫,逾外不作,国际无效。

    如果小人国的宗旨是保身灭灵,富贵双梦,是守摊,维持某种局面,那骨子里的反文化,反艺术,反精神,反思想、反创造就自然是它的一种本能诉求,是它一种最内在的需要。在社会事物的方方面面,它必然要启动一种无处不在的淘优原则。于是,在小人国,一切人间奇迹都可以被轻而易举地创造出来,比如,傻子当什么理,痞子当什么长,秘书当什么记;再比如,无知的人做教授,精神偏瘫的人做心理医生,狭隘的民族沙文主义者做国际问题专家。这些都是家常便饭,小菜一碟,如每天都在广播的肥皂剧目,再普凡不过,众人早已见惯不惊。往往被别人认为是闹剧的东西,在这儿却被我们当成正剧隆重地上演,并且演得非常倾情,非常投入,非常火爆,也非常
    成功。但有一点,我很清楚,仅仅由于那些,那些的相貌和水平就足可以构成对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其全部尊严和自信的最致命的打击与重创,甚至是毁灭。我经常在想,纸怎能包住火?假打何以会做到长期不露马脚?看见柳青会见沃克,委员长会见欧洲议长,我真的会提心吊胆,为他们捏把汗,那场面让我有点目不忍睹,不敢遐思。

    我最想问的一个问题是,如果在事前已经有一种力量把全体动物国的人都弄傻了,整成了哲呆、宗呆、艺呆,整成了文盲、法盲、情盲,在这个前提下,人们再去干一切所谓伟大而有益的事业,比如精神文明,改革开放,比如法制建设,和谐社会,比如生态环保,福利保险,那这一切究竟还有何意义?究竟最终会搞出个什么名堂来?对此,我怀疑。如果方向不对,那就意味着:愈是着力,破坏愈大;愈是用心,灾难愈深;愈是认真,后果就愈是不可收拾。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它的完美从本质上说,就不可能不是邪恶的;它的
    ,即是穷;它的就是贱。同样的道理,它的文化是反文化;它的文明是反文明;它的精神是反精神;它的教育是反教育,它的进步是反进步。

    难道你们在动物国人的身上没有发现一个非常明显而惊人的事实么?有一种东西在人的18岁突然就终止了,像一条河流突然被切断,像一道闸门突然被放下,像一扇门扉突然被关闭,像一条道路突然消失。在这里,18岁既是一个概数,又是一个概念,它既指青春的出山口,又指成年的入门处,反正,它指代的是人生中一个重大的转折,一个临界点,一个关键的切换时刻。尽管我一时不好说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但我知道,它肯定是我们一生中最美好和最重要的,最值得我们去珍视和追随的。也许,它是未成年人向成年人迈出的一个台阶,是人一旦进入成年后正该还应继续深化的一个路径,是阶梯,是桥梁,是连接,是人的一生中绝不应该中断的一个过程,一个非常非常关键的过程。因为这过程不是别的,实际上就是让人成为成年人的一种心智与精神进化的路径,是一种文化与觉悟提升的阶梯。这种路径与阶梯是使人真正成长与成熟的保证,没有它们,人就不可能从一个非理性的人成为一个理性的人,从一个单薄的人成为一个深厚的人,从一个稚嫩的人成为一个成熟的人,从一个智性单相的人变成一个智、情、神三相的人。

    在动物国,我始终觉得有一种力量总是在想方设法阻止人的成熟,仿佛18岁是一道永远也翻不过去的坎,一切属于精神、文化、思想、觉悟、灵智的东西到了这儿都会被通通打住,不得升级,不得进入,不得继续,凡属于人文晋阶的线索到这儿都会被中断。要是这线索像一条河流,那还好说,诚然阻隔了,它多半还会绕道而行,绕过成年的岁月,与老年的河道汇合,有望继续一种迟来的垂顾,但它可惜不是一条河流,更像是河流上面铺陈的一片晨雾,它不仅被阻隔了,而且同时被蒸发了,像幽灵一样顷刻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由于这种阻隔与断绝,动物国人的成年也就徒有虚名。也就是说,有成年阶段的各种名目,但绝无成年生活的实质内容,没有成年人的思想,成年人的性格,成年人的举止,成年人的表情,成年人心态。实际上,动物国人的成年被勾销,被取缔了,成为一种标准的空缺。人生三段,他们就只拥有前面的一段和后面的一段,即少年和老年,而没有中间那段最精彩的岁月。所以我们认为,动物国实际上只存在两类人:儿童与老人。它可能是人类至今为止儿童和老人的
    理想国,但同时又是成年人的人间地狱。于是,动物国的一幅再清楚不过的生存图景就自然而然地呈现在了人们的眼前:举国上下,只见无数的儿童在撒野,无数的老人在撒娇,而无数的成年人却在发晕、发昏、发懵。所谓的成年人实际上成了少年与老年的摆设与陪衬,是一种多余,甚至是麻烦之物,是一种必须要镇住与管束之物。最好不要提及动物国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另外还有他们的政治觉悟与艺术品味,因为那几乎青一色都是儿童水准。尤其是他们的政治项目,其行政意识仍停留在原始思维的洞穴时代,要么操黑老大的简单粗暴,一刀切,图省事;要么视政治为儿戏,学幼儿园的小朋友扮姑姑。只要你以一种真正成年人的眼光去看他们的把戏,比如他们的演出、盛会、接见、出访、巡视、考察及名目繁多的各种活动,我想,你定会看得心惊肉跳,提心吊胆,虚汗猛冒,要么牙齿笑掉,要么头发着火。实际上细想起来也不奇怪,因为小人国上演儿童剧再自然不过。可笑的不是这种上演(大家都姑且把它作为一种儿童剧来观赏不就行了?),而是出演这部戏的那些所谓名演、名导、名编的演出感觉,莫名其妙特好,那表情,那语气就仿佛动物国还真有什么成人剧似的。这给人的感觉就不仅仅是不舒服,而且完全会使人恶心、呕吐。

    由于动物国把成年人斩尽杀绝了,在精神上彻底去了势,那后果的严重性自然就不堪设想。难怪我每次在地铁里都会有这种印象,无论何时,只要你随便挑100个人来看,你就会发现,他们之中至少有95个是不及格的。所谓不及格,就是指他们的生理指标和心理指标都远远没有达到某种正常的均值,都在自然水准之下。从他们的脸上,从他们的表情中,你明显能感觉到有一种唯唯诺诺、猥猥琐琐、凄凄惶惶、卑卑怯怯、呆呆傻傻、慌慌张张、目光愚钝而空洞的遗传与后加。因为几十代、几百代人都是在这种没有成年的情况下过来的,你又怎能奢望在这些人众中去发现一种气宇轩昂、精神抖擞、目光如炬、仪态万方的神情呢?

    很明显,在这个地方,有一种东西在18岁就突然终止了,我认为,这突然终止的东西恰好就是人的一生中最为美好和重要的。这东西不是别的,实际上就是使人成为人,成为成年人的那种精神与思想的进化路线,是人成为成年人必须要去攀登的人之文化晋升的台阶。如果这种东西被终止了,那动物国成为小人国,小人国成为儿童国,儿童国永远上演儿童剧,啊,老天呀,那肯定就是一种必然和永恒的宿命。]

    读了这段文字,恐怕有人会把老斯划入
    抹黑派,我认为,抹黑二字就看你怎样理解。在我看来,在一个普遍涂粉的时代,在一个疯狂刷油的时代,来一点抹黑不但不为过,反而非常必要,因为抹黑和涂粉、刷油在一起,本身就是一种平衡,一种和谐。更何况是否抹黑,这又涉及到本文开始说的那个选用标准的问题,无疑这也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如果你用权势的标准(尤其是用所谓官场精英和商场精英的标准),那肯定是在抹黑。但如果用的是平民的标准,或一个独立的知识分子的标准,那不但与抹黑没有任何关系,反而就完全够得上是在揭皮与示真了。

    不管怎么说,尽管《动物国的秘密》有这样那样的瑕疵与缺点,但我认为它仍是一本我们这个时代不可多见的富含真知灼见的好书。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陆风华,凝聚云大人的力量 ( 滇ICP备07500061号-1 )

    GMT+8, 2024-5-19 12:33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