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陆风华BBS

 找回密码
 注册东陆风华通行证
东陆风华论坛18周年庆(2005.3.28-2023.3.28)东陆风华-云南大学各专业历年考研复试信息汇总帖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云南大学历年考研复试信息汇总
东陆风华-云南大学各学院考研QQ群号码
申请东陆风华实名认证免费领取云大考研考博真题如何申请云南大学考研论坛VIP会员?VIP特权?
东陆风华-云南大学各省校友&云南省各地州校友QQ群云南大学呈贡校区图片 &宿舍图片&图片云大 东陆风华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云南大学2021年考研复试信息分享
1234下一页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6833|回复: 31

[小说] 为女人醉死的理由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6-11-28 16:3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陆风华帐号全站通用,包括论坛、商城、网络家园等站点,登陆查看更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东陆风华通行证

x
本帖最后由 淘来淘去 于 2016-5-29 15:39 编辑 <br /><br />为女人醉死的理由
     这种天气下,我们没有理由还可以继续。酒杯上蒸起了不少的薄薄的一层沙,从我这个角度上看像极了刚射出的精液。我不是个变态,但是我很敏感。如果你要如何评价我,那我会给你几板砖。通常我的座右铭很简单,语言不能解决的,板砖最好解决,而且来得很快,很刺激。
     当然喝酒不是我的全部。但是在我看到对面那兄弟的表情我觉得不对,今天整的可不是白开水,那可是货真价实的52度红星二锅头。你想,那滋味可不是白开水可以媲美的。白酒是个好动i,这个道理很早的时候就像礼仪廉耻一样深深的老在我的脑袋里。礼仪廉耻给人的是虚伪高尚和做作的鸟样,白酒却可以让你想高潮一样的爽,此为其一;白酒在你没事有事的时候,总可以让你忘记些东西,此其二。
     刚下肚的那几杯像开水一样的白酒,让我的脑子有点清醒。所以我极力的注视着对面的那哥们:白嫩细腻的脸蛋儿,头发边角清扬,可隐约看到的是那搓常发现便似乎藏着点东西,凸凹不平。我猜是到疤痕。我心里嘀咕:难道这丫的还真是个角?我心里没底,也不需要有底。
     但是目光对角线上立着的可不是个陌生的画面。我明显的认出来那是个女人。长得还不赖的女人。如果非要我形容长得如何。我形容不出来,因为女人这东西跟语言没关系,可是跟感觉成正比。这种感觉存在的时间仅有5秒,因为我只想像一个不错的女人在床上的样子。所以我嘴角上轻轻飘起了一丝谁都没有注意到的微笑。女人没说话,也不吃菜,似乎她只算是一个雕塑,只是这雕塑还会动着,给不是的倒酒。一看到这样的女人,我就在想为什么刚才还会有那样的微笑。
     长话短说。那哥们从坐下喝了那么多白酒就挤出这几个字。
     没什么好说的,该做啥做啥去。我端着白酒,私有似无的语力说出这句话。
     你先出去,在门口等我。那哥们冲女人说,女人听了这话不情愿的起身,左传,然后离开饭桌。那样子像什么来着,我说不出来。
    目送女出去之后,我接着性来了一大口白酒,再看桌上林兰满目的放着7瓶懒散的酒瓶。一口下肚,暖洋洋的酒气顺这食道清票上来,在喉结部位短暂的徘徊,然后不知道要下去还是要出来...我努力,给它们一个压力。下去了,舒服了。我知道我开始上来了。
    越看那小子你会和我一样越觉得不爽,就像看到被支走的事你女人一样,还有那幅尊容,比祝之山画的画还难看。
     以后别让我看到LL还在你身边打转。说完这句话,我准备起身,因为酒劲开始发彪了。
     你要是个男人,LL早就在你床上了。听到这句撞击力很大的话,我的第一反应是我的拳头往右手方向45度伸出,然后左传,再左转,再左转,终于伸出的拳头得到了响应。似乎我听到了清脆的盘子撞碎的声音,还有州委传来的嘈杂的哦夷声。我做了今天晚上最应该做的事情。然后我魂被转身离开。
     门口的女人当然面无表情,看到我之后,似乎满脸都是仇恨,恨不得把我强奸了。但是走过她身边的时候我连连都没回过一眼,这不是我阳萎早泄,只是这个时候电影里都这样做的。似乎沉浸在电影情节里的我进一步回想,电影情节里边一般到这个时候才算是情节的发展,高潮还在后头。所以我不经意的回过头 扫荡了整个饭局。似乎除了还在那一塌糊涂的哥们和乱七八糟的被子盘子之外,没有别的什么了。
     我迈步走向门口。
     
     让我始料未及的事情才刚刚开始。我被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全身毛孔都在发抖,抖得酒精分子都指望外冒。我在寻思拿来的那么壮烈的声响的时候,一股刺痛像闪电一样划过脸颊,往着脑袋神经质本儿去。顿时,我想起我被谁给了一耳光。
     在我把前因后果想清楚了,我朝这左上角90度的位置看上去:那是一张脸,上面挂着些泪水,我敢肯定,因为后面我碰到那些液体。还是那样的默不作声站在我的面前。LL,你来了,我好想你。顺着眼光看到的不是别人,就是LL。木然之下我什么也不记得了,我想找个地方靠下去,不管刚才的那耳光来自哪,我都无所谓。说着,身子前倾,然后两只手围住,接着我感觉天黑了....
     也许真的事我睡着了,但是我赶肯定的是,我睡得并不很长,不然为什么,在我醒来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我还是那么念念不忘我的白酒。口腔里面除了非法不了的酒气,秽物,还有血迹。周围几个好兄弟看到醒来,想死了地娘一样冲上来找我就喉。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们吼我。难道是我喝酒没带上他们?我忙堆笑到,下次我请客,想喝多少和多少。
      啪...话音未落,我感觉我的右边的脸颊上有中了一记着实厉害的耳光。
     我操。一天晚上连中两记耳光。这种感受,谁都不会懂的。
     你他妈的滚,我鄙视你。为个女人弄得人不忍鬼不鬼...我以为他还要说什么,但是等了好久,并没有收获到什么..我说我想喝酒。
      kk递上一瓶,我顺手接住,然后开口大喝一口。爽。
     你们来了,我很高兴。我唯一知道的是昨晚我肯定是横着回来的。但是心里却有个疑问。谁TMD给的那个耳光,怎么那么用力呢?我问。谁TMD给我吃耳光子了,昨晚?
   LL
      AK就说出这么两个字。
      我想中了炸弹,也想被电触一样。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是自己心爱的女人给我的耳光,而且,还一点不手下留情。我失去了去思考的勇气,所以我只能用喝酒来代替。我拼命一口喝完所剩的白酒...然后一口红的带有腥气的物质顺着弯弯曲曲的管道还不客气地涌上来.最后喷薄而出....在我倒在床上之前,我看到了血色染红的窗外的天空...但却不见我心爱的LL...
      待续...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釒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釒提现即时到账SO.CC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ynutx + 10 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评分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云南大学2016年考研复试信息分享
  • TA的每日心情

    4 天前
  • 签到天数: 10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06-12-15 15:5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6-12-29 21:55:38 | 显示全部楼层

    让大家久等了,接上回.....

    本帖最后由 淘来淘去 于 2016-5-29 15:39 编辑 <br /><br />原来喝酒可以给我这样结果。这样的结果但却不是我能预料的,因为我只是个人。
        我也会伤感。这是我后面明白的。
        通常这样的道理谁都知道,但是却要有个过程。谁都可以感受那样的结果,快乐或者伤感,但是要清楚痛快的感受那个过程,除非你做过爱。这是前提。
        AK对我说过的话,是我在好久之后还能记起的话,因为,只有他是我好兄弟。
        好兄弟的概念也像做爱。只要做过了,只要那个女人很让你开心,你也就会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我不提倡肉欲主义,但是兄弟却是不可以忘记的。而且是一辈子。
         再次醒来,意外的是我看到了LL。还是一张水一样面庞,脸上挂着还没干却得痕迹,不用说,你也知道那是什么。所以纠结在脑海的只有两个问题:
        一.那些从LL脸庞滑落的泪滴,都流哪去了
        二.LL有看到我那嘴的一塌糊涂的磋样吗
         这样的问题出现在脑海的理由很简单:一,我想知道,跟那哥们大干一场的结果是让我白挨几巴掌还是让我感觉到了比生命还要火热的眼泪? 二,如果一城里的话,那我的第二个问题也就不存在了。没有谁会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担心什么的,除非你根本不爱她。
         你来了....我挤出这句话时候的状态像一个刚学会恋爱的小男生一样腼腆,也想刚跟别人上床的处男一样害羞,也想刚跟分手的恋人碰面一样的紧张...而我特别些。三者兼而有之。所以我想听LL来说所有的经过。
         我的眼睛在这个时候始终坚定不移的停留在LL眼睛上,我想我能看到她的温柔,还有些许无奈..身为男子汉的我,应该要学会懂得女人。这是男生的必修课之一。
        LL的眼睛里始终停留或多或少的液体。我纳闷:女人是因为温柔才像水一样还是像水一样的才温柔? 我们僵持,僵持的很简 我被温柔套住了,出不来了。如果谁对这样的女人不被套住的那他要么是阳萎要么就是有病。一秒,两秒,三秒...“如果因为让你不开心喝酒闹事的话,我永远也不原谅你.."我开心ing..
        我觉得这句话的重点在于我,所以我笑了,笑得很**。**到我想把LL漏入怀里,所以我伸出手臂这么做了,可是在我用尽全身力气也够不到的时候我发现LL在越来越远离我的视线。知道我从床上刷下时候,AK进来了..伸出双手指至门口的我始终不能够到我的LL..
       待续....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6-12-29 23: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淘来淘去 于 2016-5-29 15:39 编辑 <br /><br />手指在空中温度慢慢冷却。脑袋里浮现出LL正在慢慢走向那哥们的怀抱。这样萎缩的念头第一次浮现起,我想用我的水果刀狠狠地切断,可是,水果刀还在空无一人的宿舍。现在有的只是病床上的病号在奄奄一息。我的表情像撇大时根本没有屎却在厕所里硬撑,始终不能拉出点什么东西,最后还要浪费好多手纸,给国家的经济带来巨大损失。所以这么想之后,我觉定我不再想LL。
         我的生活不能因为一个女人的出现变得混乱不堪,挂在身上2门的包袱让我有点喘息困难,严格的说要是再挂科的话,我可以享受长久休假的美好了。我要摆脱LL摆脱女人摆脱那哥们摆脱一切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怎么找也要那个国家奖学金气死所有人。这么想之后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伟大而且上进的人。
         走出病床我拖着似有似无的身体挪向宿舍楼。路过超市的时候,看到希希冉冉的人们在门口走来走去,像一堆蚂蚁,看着很不舒服。摇头走向宿舍楼看到三楼迎风飘扬的红色内裤,显得格外醒目。我经不起笑了。生活还是没变,昨晚挂在那的内裤还是那条内裤。穿内裤的还是那个男生。
          “LL....”
           操~这样的词语似乎也不能提起我的兴趣,包括勃起时候得快感。但是TMD这样别扭的事情总会被老天甩到你面前堵住你的去路,这叫命中注定。 躺在地上的那段曼妙的身体正是刚离开实现不久的LL。碍于男人的面子和荷尔蒙的诱惑,我最终没能拴住我的心马,它朝着雌性的吸引快速狂奔过去。
           抱起LL,身边散落的水果和一碗稀饭我再无暇顾及。拿起电话,AK你他妈的立马给我倒医务室。然后手臂上的LL逐渐淹没在围观人群里。
           抱着LL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心情沉重却泛起原子弹爆炸时的巨大蘑菇云般的遐想。LL就近怎么了?那哥们他妈的到底怎么了?我要废了那哥们.....
         走进医务室,放下LL 走出医务室,我的着急像刚被强奸的女人一样表现得一览无遗...我在着急LL?
         做好一切,我只好在床边等候,我可以做的也仅此而已。只是三个小时过去了,我依然在等。等待的情绪开始变得紧张了。
           待续.....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x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x提现即时到账SO.CC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3-2 14: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淘来淘去 于 2016-5-29 15:39 编辑 <br /><br />等待的时间通常都会很慢。所以我选择抽烟,但是LL的病情却让不能静心抽烟,对于一个对烟草有着特殊爱好的人来说,这让我无法忍耐。燥热的气流伴着喉咙中不知该下咽还是吐出的酸度不一的湿润气体,泪水浇铸了LL的脸庞。
        轻轻握住LL,冰冷的手指流淌这静静的气息。心马安静了,等待着LL..
        我的躁动,LLde安详,构筑着一幅不和谐的画面。也许,这样的开端,注定了同一样的解决。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亖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亖提现即时到账SO.CC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3-2 15: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淘来淘去 于 2016-5-29 15:39 编辑 <br /><br />夏天来临,心里却想着流浪远方。LL逐渐走出我的生活,原因很简单。我并不想打乱她的生活。没有谁会做这么没有道德事情,我也不例外。所以我变成了时间的富翁。我想我该寻思怎么打发我的日子了。
         这样的日子,让我过得异常安静,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已经离开自己,自己又变的孤单。我对AK说,我要经营自己的爱情。AK不屑一顾。吐出一个烟圈,然后眼神注视着烟圈飘散,最后慢慢滑落的无机可循。AK永远都有着自己的天空,也有着自己天空下的烟圈。洒脱的他,没有谁可以媲美,我也不例外。英俊的脸庞给人,却让人看不清楚。我重复自己的想法,我要经营自己的爱情。如果你受伤,随时回来。AK说完,转身离开。
         单独的日子,除了AK的短信,似乎我再也没有什么让我感觉我还生活在这世上,也许,正应如此,我也才会看到AK短信时微微一笑。也只有这样,自己的孤单也猜不会独自流淌。
         LL离开已经有段日子了。我不知道她怎么样,当然我希望她过得很好。至于好到什么程度,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最佳的状态莫过于有个关心她的男生在她身边,当然那个男生不会是我。如此希望着这样美好的状态存在我和LL之间,自己也就轻松了不少。深吸一口烟,然后长长的吐出一团烟雾。然后,拍静身上的尘土,走向教室。
         上课的时间,我喜欢看小说。因为看小说的时候,我可以将所有都抛之脑后,对于这样的手段,我略施不爽。今天的教授,是个清雅的女子,清雅到有些LL的影子若影若先。虽然她的手指不像LL一样纤细,头发也比不上LL那样清秀,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多看几眼。通常我对别的女性有种看法,手指越是纤细的女子,自然越是秀雅,也就越会有味道。当然大家可以不苟同我这样的想法。这样的念头在脑袋里走了一遍,最后没留下什么东西,我倦了,转向窗外树下那些男男女女。似乎,以及重拳从那些男男女女生上迎面击来,我招架不住,心里有些悲伤。原来很多烦恼都是自己亲自上门寻找,然后再绞尽脑汁让自己回复平静。人的悲哀。
          手机在响。而且所有人都听到了。我的沉静给这突如其来的声响打破,这让我感到鬼火。讲台上的女子走近我,用语言表达着她的忠告。而且表达完转身走开的时候在我身旁轻轻地留下了个声音,声音让我感到恶心。我宁愿被手机打乱思想,却不愿这样的一种变态的忠告。我起身,然后离开了教室。走廊上,点起只烟,然后走下台阶,绕过草坛,径直走向门口。
          LL在门口等我。
          短信还在闪动。出来,我等你,LL。
          这样的字样在自己安静了一个月子后悄然响起,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我没有那么高的智商。作为一个表达自己感情都问题的男人来说,要想同为什么无疑是难了。我叫上了AK。因为我对AK说过,我要经营自己的爱情。当然首选不是LL。所以我不想AK还为我担心。
          你来了..
           恩,有事?我的冷淡似乎瞒不住AK的眼睛,立马上前跟LL搭话。而我,只做个旁听者。
           他过得很好,没有你在的这些天。至少我这么觉得,不用担心。AK的这句话微弱,但是我还是听到了。
           我知道。没有我的出现 ,你们过得都很好。不是吗?LL不甘示弱,但是说话的声音却依然如旧,AK似乎已经没有勇气继续说下去。点了之烟,然后转身走了。留下我和LL。
            AK似乎开了个玩笑。因为今天我并不想说话,至少不会说很多话。
           有事?我问。
            没有,来看看你。
           哦
           我们找个地方吧,就去xxx那吧,正好你也没吃饭。好吗?
           恩。
           来到xxx,坐定位子。当时的情况是这样:我们中间置放了一个烟灰缸,多余的就只有一张菜单,我还不想吃饭,所以LL只好等我抽烟完毕。
           看到你,我的担心比之前还要多了几分。LL说。
          是吗?
          LL透过烟雾看着我,静静的,没有说话。服务员上来,我交了瓶白酒,然后拿来一个杯子,拧开盖子,自己倒了一杯,放在面前。
          不要喝那么多酒了,行吗?
          我只有AK和酒,AK不在,我只能喝酒了。
          LL有些紧张,身子轻轻地颤抖了一下,我看到了。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不知道我的一张字条会让你这样,我错了。LL说。
         没什么,我还是一样过得很好,不是吗?拿起酒杯,习惯的把酒送进嗓子。还是那个味,同样是因为LL才喝的酒。还是那么列,那么香,那么能让自己平静。
         既然那天什么都没说就走了,为什么不消失的彻底些呢?我有些激动,语无伦次。
         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你也一样。这么长时间了,我不知道要不要给你联系,如果联系了,又该怎么去面对你。所以...
         所以你就消失了,对吗?我打断LL,接着又倒下了一杯酒。
         你不要生气嘛,今天我来,就是担心你所以....
        来看看我是不是对你忘记了,是吗?想想扔**一样的把我从时间里踢开吗?
        你要明白,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强求的...
        只是我也并不想知道你的理由...我说。你是一个善饥而难以的女孩,如果不是如此,似乎今天我也不会到这。你走的这个月,我不知道用了多少方法也没有找到你,你给我了绝望,又让我在绝望中没有等待的希望,这不是我所喜欢的你。三杯两杯的白酒,不经意间,已经下肚了。
         你喝多了,不要再喝了。好不好?这些太亲密的话,我不喜欢的,这也是你知道的。不是吗?
         难道要我找着你的想法一直走下去,然后变得无声无息?我急道。
         我不要再听了.行吗?我们安静的谈可以吗?LL
        只是我已经说完了,该说的都说了,那天你悄悄地离开,一走就是一个月,而且鸟无音讯...你让我好难受...
         我只想让自己静静的想想,也让你好好的静一静。
         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只是我也想让你知道你在做什么。我吼道。
    LL被我的激动,变得不知所措。
    待续.......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〥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〥提现即时到账SO.CC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3-2 15: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淘来淘去 于 2016-5-29 15:39 编辑 <br /><br />:2: :2: 不错不错.期待下文.
    不过这个文章里面人物说的话加个引号看起来更好些.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3-2 16: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淘来淘去 于 2016-5-29 15:39 编辑 <br /><br />也许两个人的相处总会出现些摩擦,但是要使出现吵架,那我想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兆头。更何况,现在两个人还没在一起。所以得出的结论是,我犯下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在自己的酒局上,或多或少的,总会出现喝醉的情形。这也许是好事,这也可能不是好现象。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与LL的争吵总会不了了之,因为总不想把脸皮撕破。吵到适可而止的总会变得心平气和,局面不能被自己的无知和冲动打破。如果那样的话,我想我也不算是个男人了。至少对LL来说,绝对不是个好男人。
         AK曾经对我说,在我从医务室回来的时候。我想那时候的所有,我都不记得了,脑海里徘徊的只有那么几个字而已。纸条上的留着LL熟悉的笔迹,但是内容表达的却天壤之别。滴落在纸条上的眼泪要是自己的数学没有问题的话,我想可以用N来计算。给自己开脱的理由,所以会找到酒精。也会找到AK。没有AK的酒精算不上酒精。AK也会一样的,陪我喝酒,义无反顾。
        抓起酒瓶猛灌自己的时候,AK变得很安静。陪我碰酒杯的声音我和AK永远不会忘记,至少我们快乐和痛苦的时候总会被刻印。而那些不能再被记起的所有事物,那也只能让它们随风而逝了,因为我也无能为力。像曾经AK的女人。没有说什么就丢下AK离开我们,去了我们都不知道的城市,走入了我们也不会认识的陌生人的怀抱。
        AK的女人,属于极少数的那中,给人一眼就不会忘记,但是时间的艺术家总会让AK解开那神秘面纱,只是不管如何,AK都自始至终的爱着那离开他的女人。
       我对AK说,算了吧。
       ......
       那就喝酒吧。我不知道AK是同意还是否认,因为他的脸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还是那样硬朗,还是那样迎着风就会飘扬起秀发的娟秀的男生。我为有这样的朋友感到不知所措,因为总在自己失落的时候在他的面前毫无顾忌的哭得一塌糊涂,然后他在我的牢骚中陪我轻轻的捧酒杯,慢慢的吸烟,然后等晚风把所有的酒精都挥发的一干二净。陪我看着星空,躺着吉他然后不知道该快乐还是痛苦的睡去。
       此刻,这样的情形还是不期而至。只是这次的AK没有了以往的安详,脸上多了些激动,也多了些话语。我知道,我们都遭遇同样的情形,也许,他的情况更加严重。因为他的眼神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清澈。
        不管怎么说,做你想做的事情吧,这么两年了,我知道你的坚强已经因为TL变得所剩无几了。我对AK说。
        她回来了。
        我猜到了。
        我只想你还是一如既往地明亮。不管如何。
        我知道我该怎么做,至于你,我也不希望你遍体鳞伤。AK这样说的。
        我就是因为泰明白自己该做什么才会有这样的结果。你明白吗?
        如果我不明白的话,我不会陪你一起喝酒。只是太过于执着,不如实际一点好的快些,不是吗?
       不错。来,我们碰杯,然后都一饮而尽。
        只是LL太过于替自己考虑,难道不是在替她自己考虑吗?如果不是LL太多顾虑的话,何必给他自己一个月的时间来逃避我呢?我打断AK的话,一口气说了好多个为什么,显然,AK为我的激动和接连的几个为什么变得束手无策。
        别想太多了。顺其自然吧。至少我了解你和LL都属于考虑他人多于自己的人,难道不是吗?
        我因为被AK看出自己,变得有点窘迫。也许被别人看穿自己的确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我却因为有这样的AK而感动,所以我举起杯子,在饮了一杯。
       似乎,这样的谈话,继续到我们都不再记得我们说了什么才中断,然后,我不知道我和AK什么时候回去的,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很安详的在自己的床上睡得一塌糊涂....
    待续.....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3-2 17: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3-4 12: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淘来淘去 于 2016-5-29 15:39 编辑 <br /><br />酒精的作用最大的莫过于催眠。可是今天晚上怎么也睡不着。我知道,我心里在思念某个女子。看着窗外的星星悄无声息的相望,那最远处的还有脑袋顶上的那颗,都还相互勾引,闪烁间断。脑袋低下,却一阵说不出的思念用到胸口 ,然后给我一重击,我的心脏没来得及准备,所有那些画面都一股脑的浮现出来。我想绝对可以拍一部电影了。
           我不能爱你。这是我这一辈子听到的最好的对白。LL的纸条总是以这几个字样来提醒我的伤痛,让我无时不想喝酒。伤疤在酒精的止痛下,我想他会慢慢结疤,然后重新生长出新的肌肤。AK说,却会永远留有痕迹,永不磨灭。
           AK的话,让我不知所措。像LL的那句对白一样,给我的遐想象伤害一样的无穷无尽。
          出于一个学理科的思维,AK的对白至少可以分析出几种情况,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不管有多少种情况,无论对错,都是狗屎一堆。
           半夜的黑,像烟上慢慢腾起的迷雾,慢慢散开,然后变得冰凉如水,最后消失的一清二楚。天亮的时候,AK说,睡吧。
           让我多想一回LL吧,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
           恩.....AK拖着声音,有气无力。
           整夜没睡,脑袋里翻来滚去都是自己与自己的斗争。何去何从,难以取舍。董存瑞舍身炸暗堡的时候 选择都没这么困难,原来替别人痛苦比自己痛苦更为难受。
           一个小时....
           LL的铃声打乱了正在一鼓作气作出生死抉择的思绪。
           现在舒服一点了吗?
          你...怎么知道的?我囫囵。
          还没吃东西吧,我买了你喜欢吃的早餐了,下来好吧?!声音的柔弱程度至少在20分贝以下,所以我根本没有办法抵挡。雄性的坚定通常都敌不过雌性的柔弱。我也不例外。
          恩....但是要等几分钟,因为....还没...起床的...好吗?
          赫赫,那我在下边等你吧.
          事情一波三折,好戏开始了。AK从嘴里嘟哝出这几个字,我的心一凉,开始担心起来。
    待续...吃饭去了...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á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á提现即时到账SO.CC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陆风华,凝聚云大人的力量 ( 滇ICP备07500061号-1 )

    GMT+8, 2024-5-22 23:07 , Processed in 1.171875 second(s), 5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