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陆风华BBS

 找回密码
 注册东陆风华通行证
东陆风华论坛18周年庆(2005.3.28-2023.3.28)东陆风华-云南大学各专业历年考研复试信息汇总帖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云南大学历年考研复试信息汇总
东陆风华-云南大学各学院考研QQ群号码
申请东陆风华实名认证免费领取云大考研考博真题如何申请云南大学考研论坛VIP会员?VIP特权?
东陆风华-云南大学各省校友&云南省各地州校友QQ群云南大学呈贡校区图片 &宿舍图片&图片云大 东陆风华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云南大学2021年考研复试信息分享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33390|回复: 192

[小说] 《拿什么给青春买单》(连载中......)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4-22 10: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陆风华帐号全站通用,包括论坛、商城、网络家园等站点,登陆查看更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东陆风华通行证

x
(01)

关掉电脑,转身从墙角那堆杂物中翻出两只不一样大的拖鞋套在发麻的脚上,到卫生间里用水一冲,然后躺在乱七八糟的床上,这个白天就算是拿下了。

由于在屏幕前呆的时间太久,我的眼睛略显浮肿,很疼。我成了整天游走于各个屏幕之间的幽灵。夜幕早已降临,可是真正的夜晚还没有到来,无奈的幽灵正闭合双眼,等待宿舍楼断电,然后在同行的惊叫声中迎接黑夜女神的眷顾。

“大佑,明天是星期一吧,记得叫我起床,免得误了点。”我迷糊着对上铺的大佑说。

这时我听到他翻身的声音,似乎有东西跟着就掉落下来。我勉强地睁开眼看了看,空中飘落下来的是一条花色内裤和三只发黄的隐约可以辨别出来是白色的袜子。

“我靠!丫上进了啊!在大学生活即将落幕的时候你便翻然悔悟知道要去上课了,真是难得。这才大三下学期的第三周,不晚。嗯,你知道教室摆放在哪个位置吗?哈哈哈哈,要不我给校长打一热线帮你咨询一下?”

其他人也跟着大佑起哄,笑得那叫一个热烈,估计赵大叔的幽默水平也就能达到这境界罢了。这也难怪,我不是一个好学生,至少在老师们的眼里我不是。即便如此,很多给我上过课的老师都能清楚地记得我的名字,因为每次点完名之后他们总能皱着眉头在“何森”的后面打上一个鲜艳的红叉,当积累到一定数量的时候,我的名字上面则会覆盖上一抹红扛,很像白纸被割裂出来的带血伤口。

“谁说我要去上课的?我要是给老师当学生去了,谁来管你们这些个可怜的失足青年?要不我今晚就委屈点,给你们上上课,让你们都知道什么叫大彻大悟!”

这把油一添,宿舍里更加热闹,跟炸开了锅一样。我的可怜的床又收到了他们从四面八方扔过来的不知颜色的内裤、袜子,足够我开一小型服装店,专营内裤和袜子。

大佑不耐烦了,在床上大叫,还不时地跺脚,我真担心那几根瘦弱的钢板扛不住,说不定哪天砸下来就把我压成肉饼。

“甭在那跟我扯淡,阿森,明天什么时候叫醒你?”

“十二点左右吧,你不是明天要补考两门专业课吗?回来的时候正好叫我吃午饭,我怕睡过头了,一天只吃一顿我扛不住。”

“补考?我靠!哪有这回事,不是下周吗?”大佑很惊讶地说。

“教务处的通知早都下来了,就是明天。我确定!”

如果这时候开心辞典的主持人用明媚的眼神温柔地看着我,然后甜甜地问我:你确定吗?那我会大声地对全世界所有挂科的大学生(绝大部分是男生,这是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说:I am very very 确定!因为每一次补考通知挂在网上的时候我都要担心吊胆地去仔细查看每一个可能出现我名字的角落,可惜经常是一无所获。

听我说完,大佑迅速滑下床,光着膀子开始翻箱倒柜,一边喃喃地说:

“每个学期总要有那么几天,让人不能省心。我靠!”

    折腾十几分钟后,大佑终于找到两本已经掉了封皮的书冲到走廊上去,临走时还顺走了桌上的半包烟。这时灯灭了,在那一片最后的砸门声和喊叫声中我们迎来寂静的黑夜女神。每次宿舍楼停电的时候都会有这么一段插曲。还好宿舍的门是防盗门,比较耐摔,如果是木板做的,估计每一星期就得换一次。


[ 本帖最后由 春城浪子 于 2007-4-25 09:37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 收起 理由
nobel + 5

查看全部评分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云南大学2016年考研复试信息分享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4-22 13: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拿什么给青春买单???

这个???当然是青春喽!除了青春,你还有什么?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4-22 17: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拿什么给青春买单》(02)

(02)

当周围的酣声渐渐响起的时候,我也慢慢变得清醒起来。我最讨厌的便是那烦人的打酣声,简直是对人的精神的一种巨大摧残,它就是像漫天飞扬的微尘一样无孔不入,这种怪异的声音无情地夺走了我的睡意。

我对于酣声的怨恨,无异于当年抗战的时候国人对小日本的仇恨!不过鉴于目前医疗水平较低,这种可以算做是病的病没有办法治疗,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忍。当年我念高四(高中实习班的别称)的时候,也就是被这种声音击垮的。那时我经常夜不能寐以致于精神时常恍惚,高考的时候发挥失常,才十分意外地考上了这所大学。都同住一个宿舍,都是兄弟,你也不好对别人发难,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失眠,习惯了就好。

可是这么多年来我还是没有习惯!

睡意全无的我从床上爬起来,听到窗外的风呼呼地刮着,大佑估计还在走廊上奋战,我借着手机的灯光找了件外衣披上,此时已是凌晨两点零五分。

走廊昏暗的角落里,大佑伏在椅子上飞快地写着,旁边的纸条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左手夹着的香烟已经熄灭,地上满是烟蒂。

“给你,披上吧,夜里起风,冷,小心感冒。”我把从屋里拿来的外套扔给他,然后从仅剩两支烟的盒子里抽出一根,点上。

大佑没有回过头来,只是伸手过来胡乱地把衣服搭在肩膀上,然后又埋头写。末了还扔下一句话:

“又睡不着了?我的大作家。在想哪个小姑娘呢?”

我苦笑一下,没搭理他。

这样的场景几乎是每个学期的期末我们都会经历的,如果你想知道大学里男生什么时候最用功最努力读书,那只有在期末的最后几个星期里的晚上才能看到,那样的场面不是“悲壮”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欧克!(OK)搞定!”大佑终于停笔,手中抓着一大把长短不一的纸条,像个得胜凯旋的勇士般兴奋。

我无奈地耸耸肩,把最后一支烟给他点上,我们靠着墙,静静地吐着烟圈。

“明天带小抄你注意着点,教室里可都有摄像头呢,被逮到了可不是好玩的,要开除!”

“甭替我操心,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最清楚,教室里安装的那些东西都是摆设,根本就用不上,就我这身手,再装它十个八个也无所谓,常在河边走,我就是不湿鞋。”大佑很诡异地说着,然后干笑两声。

的确,几乎每次期末考试他都是靠小纸条混过来的,而且从没失过手,凭着他一米七八的身高和那件酷似欧洲女巫们的黑色长袍的风衣,他总能够让那些写满咒语的小纸条在监考老师的眼皮底下隐形。

是啊,我们学的这些东西究竟有什么用,很多都是古板的不着边际的理论,使我对读书产生了一种极度厌烦的感觉,在这种没有目的的追逐中渐渐迷失了自己。有时候我就在想,我压根就不应该来上大学,而是应该去找个职业技术学校,学一门手艺,那样会更符合我的意愿,至少我认为我一技在手生活可以无忧。

生活真的很乱,像一锅粥,一锅煮沸了的粥。

我们就生活在这样的锅里,无限的刺激过后往往需要一个安静的角落来平息激荡的心情。什么才能使这锅粥不再沸腾呢?

扬汤止沸,莫若釜底抽薪。

可是生活是没法停下来的,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去逃避。既然不能釜底抽薪,我们只能够扬汤止沸了。


[ 本帖最后由 春城浪子 于 2007-4-25 09:39 编辑 ]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4-22 17: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好好写下去!

都说:男人是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然后才说,女人是说了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但是,也许对于写作的人来说,都是写出来以后才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的。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4-22 23: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得挺好的,我也会慢慢写下去,如果你觉得我的东西还值得一看,那可别忘了有板砖的时候拍给我几块,呵呵.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4-23 09: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拿什么给青春买单》(03)

03

夜晚是个神奇而又奇怪的东西,她会埋藏一些冰冷的过去,也会催生一些温热的现实,当你真正想安静下来的时候,其实心里就已经开始变得不安了。我们的青春,我们的梦想,就在这样的反反复复的循环里继续着,明媚的阳光总会照到我们的脸上,可是怎么也走不进我们的心里。

如果用向日葵来比喻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那我们就是那些向阳的花儿,就是向日葵。可是我们却总是背对着阳光,在自己模糊的影子里哭泣,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实的自己。
我、大佑,在别人看来都是那种狂人,虽然没有做过什么疯狂的事。

那支烟我觉得很苦,也许烟本来就是苦的,但有某种比它还苦的东西在你心里的时候,你的感觉就已经麻木了。传说中的以毒攻毒也许就是这样的吧。我苦笑着看看大佑,他还陶醉在自己的杰作中。

我扔掉烟蒂,看着地上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烟头对他说:

“还记得我大二那年给那傻妞写的狗屁诗吗?关于烟的。”

“记得,我还跟你上宣传栏那去贴了,真是混蛋!差点被逮到。写的什么内容我好像忘了。”

“夜像一根香烟/正默默地燃着思念/香烟燃到尽头就会烫手/可是思念是没有尽头的/但她依然会烧烫我的胸口。”

“不错的诗嘛,不过这年头玩文字的人太少,没人会在乎,包括那傻妞。只是当时浪费了那把玫瑰花。”

“说真的,如果给我一个好的的理由,我想我会戒烟的。这东西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果当时她对你说让你不要抽烟,你会戒吗?”


“当然会啊。只是她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算了,不说这些了,我那还有瓶白的,我去拿!”

大佑转身回宿舍,五分钟以后我看见他手里拎着一个酒瓶和两包花生。根据我的经验,那是一瓶52度的“红星二锅头”。我很是惊讶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弄回来这些好东西。

我们都有周末混饭局的习惯,不管有没有好的借口,喝酒这事是常事,而且大佑是我们宿舍公认的酒神,刚认识他的时候我们都怕他,因为每次一起吃饭,他都不喝啤的,而且白酒低于40度的也不喝。后来我们这些啤字辈的全都被他调教成白字辈的。不过我的胃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估计再过个十年八年的,我就只能吃流食了也说不定。也罢,“君问我有几多愁,恰似一杯白酒胃里流。”只要是烦的时候我们总是会去喝酒的。我也因此落下个“酒剩”的美名,因为每次喝酒,我都会在没有喝完之前被放翻。所以每次聚餐的时候都会先收我的钱,然后才开喝,他们怕我醉了以后没办法买单。

我们在地板上铺开几张报纸,是夹在门把手上的校报,那是隔壁宿舍的,估计他们是好久没有回来了。我们坐在地上喝了起来。边喝边聊着以前的那些破事,比如去做家教没拿到工资就被家长炒了,又比如去买二手自行车差点被人抢劫,为追女孩差点连内裤都当了的事等等,过去的日子总是那样的令人不可捉摸,回忆往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可是我没有这样的感觉。我只知道回忆会让我觉得自己很荒唐,生活也像这烈酒一样,刚入喉的时候很烫,烧得历害,可是当你往下咽的时候你才发现,它根本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

当酒瓶见底的时候,我们都有了一点醉意,我看看手机,已经是差不多凌晨四点。

“大佑,时间不早了,回去睡吧,明天,不,今天你还有考试。”


“好,这就走。”


我们晃悠着走在凉凉的夜风中,身后是一个孤独的酒瓶和一堆散落的花生壳。

借着酒精的作用,我终于可以听不到那些烦人的打酣声,可以闻不到那些臭鞋散发出来的怪味,可以不去想那些烦人的事情,甚至连自己也可以不跟自己计较所有过去的种种,包括人生、理想、还有爱情。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4-24 08:3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拿什么给青春买单》(04)

4


什么时候天亮的我不知道,我只记得陆陆续续听到舍友们出门的声音,没过多久我就又沉沉地睡去。直到我的手机铃声响起。

我从被窝里翻出手机,揉了揉眼睛,看到是大佑打来的。

“差不多就得了,你还想把剩下的日子全都睡掉?赶紧收拾一下出来吃饭。我懒得上楼去叫你了。”

“哦,这才十二点,刚好,刚好。”

我赶紧掀了被子下床,当系上裤腰带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已经相当的饿了,事实再一次证明了我的判断能力没有问题。

下楼的时候我看见公布栏上写的卫生检查报告上我们宿舍是最高分——65。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深入宿舍去查的,反正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刚刚下来的时候我还看到桌子上有五六张限期整改的通知单。

食堂的二楼里已经挤满了好多人,大佑在靠边的位子里坐着,显得很是兴奋。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是打好的饭菜。从我的还没有完全清醒的大脑里得到的信息告诉我:我已经有好些日子没吃过肉了。

“你丫不至于这么兴奋吧,不就补考去了吗?他们还能把你撕了不成?”我看着有点莫明得意的大佑说道,真怀疑是老师把他吓傻的。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有的吃就吃。一会儿没准我改主意你什么也吃不上。”

我赶紧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那感觉真的相当好。

“你知道今天我遇上什么事了吗?”

我假装没听大佑说话,只顾着往嘴里不停地送东西。

“喂!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想挨揍吧。”

我只好停下手中正在忙活的筷子,咽下嘴里的东西,然后说:

“请说,陛下!小的听着呢。”

“补考名单明明写的是有15个人,可只有两个人个到场,一个是我,另一个是老师,你说我是不是有病啊,不过这也不奇怪,奇怪的是其他人好像是我们的学弟学妹,他们的胆子比我们大多了,不光逃课,就连考试都敢逃!记得大一的时候系主任老李是怎么跟我们说的吗?逃课并不稀奇,你要是连考试都敢逃,那才叫爷们!”

“这有什么奇怪的,这叫‘长江后浪推前浪,一届更比一届浪’。”

“也是。看着他们的样子我就想起当年的我们。哈哈,后来老师没办法,只好让我赶紧写了名字交卷,他说要赶回去,指不定还能轮上搓两把。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有三个电话打过来找他,我听到了麻将的碰撞声。你说我能不高兴吗?害我昨晚一夜没合眼。”

大佑说完从衣袋里掏出那些辛苦写好的小纸条撒在过道上,旁边路过的女生小声地笑着走过。大佑看着桌上被我差不多扫光的盘子,又起身去打菜了。

吃过饭我们从食堂出来的时候大佑说子杰给他发短信了,说是晚上能到,让我们到门口去接他。

“这小子终于想起自己还没毕业,肯来学校了,看我们怎么削他。”

子杰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可就是记性总是不好,前几周开学的时候说是来得太早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多跟家呆几天,还能省不少钱,真是混蛋。由于他没来,我们的饭局一直都搁着,今晚人到齐了,是应该好好喝两杯。


[ 本帖最后由 春城浪子 于 2007-4-25 09:40 编辑 ]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4-25 09: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拿什么给青春买单》(连载中......)

05


扔了一下午的烟雾弹,我玩不动了,关了电脑正想往床上躺的时候,大佑发话了:

“你丫长点记性好不好,该接子杰去了。”

我这才想起他来,这不快五点了,他也应该快到了。

我们叼着烟,一路溜达到校门口。四下里找了半天,也没看见子杰的影子。

无聊的时候我们只好盯着来来往往的同学看。刚过完年,许多人都变了样,大多数是吃胖了,即便如此,从他们的脸上我们依然可以看到灿烂的笑容,那是满足的微笑,这个年应该是没白过,油水肯定也刮到了不少。

这时有一美女经过,我和大佑都不约而同地把焦点转移到她的身上,恨不得自己的眼镜立马变成放大镜。她娇好的身材,清秀的脸庞,一头乌黑的长发在晚风中飞扬,散发着青春的活力。说实话,美女我们见过不少,但是这样的美女在我们学校我和大佑还真的没见过。美女自然地走过我们的身边,好像早已经习惯了我们这些男生五颜六色的目光,顿时空气中弥撒着诱人的香水味。

“我靠!哪个学院的美女?”

我和大佑异口同声。

正当我们的眼神画了一条长长的弧线,终于将美女送到马路对面的超市后,我听到身后有人猛的按响喇叭。原来我们站在路中间挡道了。

“小心撞不死你!MMD!”大佑看着开进学校去的奥迪A6小声地骂了一句。他的声音很小,不过我听得很清楚。

“你们俩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还是那么色!我都不好意再跟你们混了。以后见着女生别说我认识你们。”

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子杰。

我们回过头来,子杰提着大包小包出现了。

“你还活着啊哥们儿,都以为你挂了见不着了。你丫刚才说什么来着,找抽的吧!”大佑扬扬拳头笑着说。

“你们不都没怎么着嘛,我也不忍丢下你们啊。哈哈哈哈。看我给大伙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子杰指指手中的包。

“我操!你这包里什么东西啊,这么沉。不会是一头烤好的猪吧!”

我接过来掂量着,足有十来斤。

“里面有花生,核桃,板栗,还有一条腊肉和几瓶自家酿的白酒。”

子杰很开心地说。

“你丫真能整,弄那么多东西来,敢情把你家的好东西都刮来了吧,你爸非抽你不行。”

“是我爸叫我拿的,不过没让我拿酒,那是我偷偷弄的,今晚我们喝两杯?”

“哈哈哈哈。”

我们不约而同地笑着,走进学校。

宿舍里我们把能吃的东西都摆在桌子上,隔壁借过来的电饭锅正煮着子杰带来的那块腊肉。酒已经满上,肉也冒着香气,估计差不多熟了。大佑找来一张白纸写上“补考复习中,勿扰!”往门上一贴,然后我们大门紧闭,开始了今晚的大餐。


[ 本帖最后由 春城浪子 于 2007-4-25 09:41 编辑 ]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4-26 10:4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拿什么给青春买单》(连载中......)

(06)

按照规定,如果我们在宿舍宿舍里使用的电器功率太大,那总闸便会自动跳开,我们也即将面临处分的危险。不过现在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很重要,因为我们有办法来对付。首先把所有的三孔用电器都停用,特别是电脑和饮水机。其次是灯能不开的就不开,以减少耗电量。再次,你还要时常防范着可能来到的串门的无所事事的人,因为狼多肉少,没分上几块就已经干净了,这忙活了老半天才吃上一块肉,那太不值。

正因为我们有丰富的经验,那个五百瓦的电饭锅才可以正常工作。所以现在宿舍里已可以闻到肉香一片了。

在大学里,我们没干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在事,但就是这一件,我们非常得意,因为只有我们能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现实。可以说这是一件非常疯狂的事,没有这方面胆量的同学请勿模仿,以免遭受不测。

夜幕徐徐降临的时候,锅里飘出了更加诱人的香味,锅里有腊肉,有萝卜,有香竽,还有茨菰,其他佐料是我们从食堂弄来的。虽然他们平时也没给我们多少贡献,但这次功劳是不小的。

我们就这么吃着喝着聊着,不知不觉之中便已经有了两分醉意。这酒虽说是农家自己酿的,可是劲相当大,度数并不亚于38度的茅梁。

聊着寒假里发生的好玩的事情,喝着,抽着,屋里弥漫着刺鼻的酒味和呛人的烟雾。

男生在一起吃饭喝酒,总不免要谈到一个话题,那便是女生。特别是快要喝醉的时候。不过这回好像矛头先是指向了我。

“你们俩的事如何了?”

子杰端着酒杯问,涌上来的酒气薰得他睁不开眼睛。

我愣了,我们俩?这是说谁呢?不知道。

“何森,问——问你话呢!”

可能是好久没有人回答,子杰着急了,一个劲地冲我叫着。

我放下手中的酒杯,说:

“没怎么样,就那样了。”

“一点希望都没有吗?”

“她很坚决,我也没办法,靠,去他妈的什么感觉,纯粹是扯淡。”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火直烧到嗓子眼,闷得怪难受的。半杯烧酒下去以后就感觉好多了。

“你那破事传得很远咯兄弟,我在别个学院的同学都跟我提起过,说是你小子挺会玩浪漫的,勇气也足,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悲剧之前往往都会有一个浪漫无比的过程。”

大佑说。

我知道他们很想知道我去年的那场不算恋爱的恋爱。说来也怪,我现在都变得很不现实了,总是在有意地去逃避一些东西,逃避一些人,甚至是自己。我不知道我所经历的情事应不应该叫做失败,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我失恋了,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像是一根筷子被折断了一样。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4-27 09: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拿什么给青春买单》(连载中......)

(07)


那是一个夜色温柔的的晚上,“缘来是你”饭庄门口站着一个帅气十足的小伙子,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但也夹杂着一丝害羞的神色。他右手捧一束包装精美的玫瑰花,朵朵鲜红的玫瑰娇艳欲滴,将整个夜晚装点得浪漫无比。他左手提着一个十二吋的“火热情怀”生日蛋糕,正要送给他仰慕已久的公主。

这个浪漫的小伙子叫何森,也就是我。

那个即将拥有这个美丽夜晚的女孩叫婧,我心中的女神。

我对于神的崇拜是从认识婧开始的,如果没有她的出现,也许我真的不知道神是什么样子的,神是每个人心灵的守望者,可我的神却在一个月圆的夜里悄悄偷走了我的心。

所以我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似的满世界寻找,生活变得慌乱起来,不管我允不允许,她已经走进了我的生活,走进我了我的内心深处。

在每一个我们可能相遇的角落,每一个我们可能聊到的话题,甚至是每一句对白,我都仔细想过一遍,然后如放电影般在脑中回放一遍。后来我才发现,事先安排好的事情到头来终究是一个悲剧,人生是不可能被安排的,因为生活太不确定,也正因此,生活才丰富多彩,如果生活中每一件事都是确定的,那生活还有什么意思?
当时我是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在期待这个激动人心的一刻呢?

像这样努力认真地去追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我还是第一次。

这样的时刻,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心理上的重大考验。我觉得心跳非常快,手心直冒汗。但我并不害怕,我告诉自己,勇气和信心是可以战胜内心的恐惧的。喜欢她就要表达出来,不要迟疑,沉默的爱只会带来更大的伤害,幸福要靠自己去争取……几乎所有鼓劲的话我都自己对自己说了一遍。

死就死吧,进去再说。

我做了个深呼吸,然后缓缓走进饭庄。看到我这样异常的举动,正在就餐的客人都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温暖的灯光映照着,烘托出温馨的氛围。

认识婧这半年多来,我们并不曾谈到过有关爱情的任何事,甚至于比较私秘的个人问题我们都从来不问对方。正是这种自由和空间给了我无限的遐想。没有征兆,没有预约,我悄悄地安排并正在导演这一出童话式的戏。我想给她一个惊喜,因为每一个漂亮的女孩子都应该有一个浪漫的童话故事。

为此,我还特地请来两个哥们儿扮演王子的使者为我开道。他们已经按照我的吩咐将两份礼物送到,并对她说:

“美丽的公主,我们是王子派来的使者,这是王子为您准备的礼物,请收下。”

但是她并不知道那个即将要出现的王子是谁。这也正是我想要达到的效果。

Happy birthday!”我出现在她面前,手捧玫瑰花面带微笑。接着,已经定时的手机唱出生日快乐歌。


[ 本帖最后由 春城浪子 于 2007-4-30 10:02 编辑 ]
东陆风华APP客户端 http://bbs.ynutx.net/appbyme_app-download.html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陆风华,凝聚云大人的力量 ( 滇ICP备07500061号-1 )

GMT+8, 2024-4-23 09:04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4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